去年底的《冰雪奇緣 2》後就沒再看過一部動畫片的我,趁著最近疫情有減緩的趨勢,在皮克斯動畫《1/2的魔法》在臺上映隔日戴起口罩,進了久違的電影院。在看預告片時,想說《1/2的魔法》會是一部相對輕鬆的魔法冒險動畫,但在電影進了尾聲後,才意識到這又是一部充滿皮克斯寓意的人生故事;而在走出電影廳後,我再次帶著滿滿的學習,也開始思考一些過去不曾深思的人生面向與關係。

 

缺失與完整

《1/2的魔法》讓我反思的第一個主題是「缺失與完整」。主角伊恩從小失去爸爸,總在想著爸爸是個什麼樣的人;在自己受挫的時候,希望有爸爸在身邊陪伴與支持。伊恩用有著爸爸聲音的錄音帶,假裝與爸爸互動的那一幕,讓人微微的鼻酸。從有記憶以來就沒有父親這個角色存在,他的人生總是缺了那麼一塊。

 

 

不僅是伊恩,主角兄弟黨中的哥哥巴利,雖然在幼兒時期有與爸爸互動的經驗,但對父親的記憶也僅存四個。一直以來他只敢與伊恩說前三個,因為第四個是父親離世前的最後道別,那時看到父親全身插滿管子,外貌也不再是那個活力有朝氣的靠山,巴利不敢面對這樣的父親,最終不敢走進病房與父親道別。這也成了巴利人生中的一個缺失。

 

然而,這樣的缺失隨著人生冒險展開,在不知不覺中早已被填補。巴利因為當年不敢與父親道別,往後決定成為一個無所畏懼的人;也因此他敢挑戰困難的那條路,也讓兄弟倆最終能找到鳳凰寶石。至於伊恩,對我來說電影中最感人的一幕,莫過於伊恩意識到,自己雖然沒有父親陪伴,但哥哥是那個一直以來在身邊給予鼓勵的最大支柱。原來,兩個人的生命中,早已透過不同形式獲得父親所能給的。

進一步讓我反思的是,其實爸爸只是一個表象,所謂的爸爸不僅僅是生下孩子的人,爸爸背後更深層的意義是愛、陪伴、支持、勇氣。有太多社會新聞報導生父對兒女的殘酷暴行;白領人士因為過度忙碌而忽略與子女相處的時間也時有所聞。

當我們在抱怨生命中的缺失時,或許早已有其他的元素將缺失補為完整。就像伊恩最後將與爸爸一起做的待辦清單一一打勾,我們也可以去思考,我們所渴求的,是不是其實能透過其他形式來達成。

 

不完美的設定反而更讓人珍惜

《1/2的魔法》的原文片名是《Onward》,代表著向前。我猜這麼命名的原因,在於整個故事主軸是主角兄弟黨向前的遠征。而中文翻譯成《1/2的魔法》,有著相當不同的韻味,我自己覺得特別發人省思。

 

 

在動畫中,主角伊恩第一次使用召喚魔法時,因為失敗所以只召喚出爸爸的下半身。我認為這是個特別有趣的設定。除了爸爸只出現兩條腿,伊恩遇到的另一個限制是,他只有 24 小時能夠把爸爸召喚回來。因為只有 24 小時如此有限的時間,伊恩拼了命也要取得鳳凰寶石來重新召喚爸爸。這讓他不惜挑釁蠍尾獅,也在準備被半人馬警察帶回家時,死命地踩緊油門往前衝。

 

我想這一切的拼命都來自於有限的條件。試想,多數人不會為了見爸爸一面而如此拼命,甚至許多人是拼了命想離開家裡不要聽爸爸的撈叨。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們的認知下,爸爸是想見就見唾手可得的。然而,假如人生只剩下 24 小時可以見自己的父親,我相信多數人會跟伊恩一樣,拼了命也要把握那最後的 24 小時。當我們在怨懟生命中的不完美時,或許可換個角度思考,正是因為有這些不完美、有那些限制,讓我們更加珍惜所擁有的。

 

守護著別人的自己比較勇敢

為了重要的人,我們往往能激發出比自己想像更大的潛能。弟弟伊恩一直以來的沒自信,讓他不覺得能辦到絕大多數的事。然而在冒險途中,屢次為了重要的人挺身而出,一次又一次把不可能變成可能,也在過程中不斷蛻變。

 

不論是在蠍尾獅酒館大火,樑柱要燒斷砸到父親的雙腿時,施展出本來做不到的漂浮魔法;或是在高速公路與妖精追逐時,本來考駕照的試駕完全不敢切入車道的伊恩,一路從最外車道切到最內車道去;以及最後詛咒魔法的石頭巨龍要攻擊哥哥巴利時,施展出最高難度的閃電魔法。這些都是本來自己不相信能做到,但為了重要的人而激發出的能量。

 

人生時常是這樣,守護別人時的自己比較勇敢。也因為這樣,當我們能連結超越自己的存在,不論是為了家人朋友,不論是為了國家,甚至是為了某個自己堅信的使命,當肩負起那些時,我們往往能做出本來自己辦不到的。問問自己,有什麼是比自己更重要的事,那將可能成為助你突破的來源。

 

科技讓我們不再使用與生俱來的魔法

整部動畫第一個讓我發笑的畫面,是剛開始旁白敘述遠古時代充滿魔法驚奇時,因為魔法難學,當有人發明燈泡後,大家就不再學發亮魔法,而是選擇拉電燈開關 (用描述的可能沒辦法感覺,但相信看過那幕的人,一定會不經意笑出來)。

 

而隨著科技發展,魔法也一點一滴消失在世界。即是半人馬跑得比車快,還是選擇開車;即使妖精會飛,還是選擇用交通工具。最後妖精不再相信自己會飛,也沒人在施展任何魔法。

 

 

從觀眾的第三人稱角度看,會覺得這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。怎麼可以因為難就不學這麼美好的東西? 怎麼可以因為貪圖方便就放棄創造驚奇的魔法? 但回到我們所活在的現代社會,同樣的事也正在發生。因為科技的發展,生活變得非常便利,即使不去挑戰、不去突破、不會 log 也還是活得很好,何苦讓自己那麼累去學、去做呢?

 

《1/2的魔法》帶給我的最後一個反思,是去想想我是否因為科技的便利,而停止挑戰自我? 是否讓本該是協助增能的科技,成為限制我的框架? 因著科技,現在只要動動手指搜尋,幾乎任何問題都能透過搜尋引擎找到答案,我是否過度依賴那些答案而忽略了自己的思考? 有現成的答案固然好,但若要有原創的突破,就免不了好好燒一番自己的腦。

 

不僅因為科技讓我開始變得更少動腦,也因為科技讓我更少動腳。然而,雖然現在坐在電腦前,就可以透過 Google Earth 環繞全世界,但我相信實際走一趟冒險,會有坐著沒辦法獲得的體驗。當然,現在因為疫情的緣故,我們不能馬上來趟說走就走的冒險。但當之後生活恢復常態時,我想我會試著遠離科技一兩天,好好的用心體會世界的新鮮與流動。

 

電影小彩蛋

這次《1/2的魔法》有一些在全球造成討論的小彩蛋,在電影本身之外添加了一些話題性。這邊也一併整理其中三個重點項目給大家,更完整的彩蛋討論可以在 Onward: Every Pixar Easter Egg & Fantasy Movie Reference 中找到。

 

彩蛋一:故事是源自編導親身經歷

皮克斯的許多動畫能引發大眾的共鳴,其中一個關鍵就是「源自創作者的親身經驗」。藉由故事的傳達,許多人能在動畫中找到自己。舉例來說,《怪獸電力公司》中毛怪扶養阿布長大,其實源自於導演 Pete Docter 成為爸爸的親身經歷;《海底總動員》的靈感也來自導演 Andrew Stanton 的生活經驗。《1/2的魔法》導演 Dan Scanlon 將自己年幼喪父,在成長過程中的所失所獲轉成故事,這也讓許多人看到故事結尾時,都忍不住掉下眼淚來。

 

彩蛋二:蜘蛛人與星爵配音

這次的主角兄弟黨,是找來飾演蜘蛛人的 Tom Holland,以及飾演星爵的 Chris Pratt 負責配音。有在關注漫威電影的人,肯定對這兩位演員不陌生。兩位演員在《復仇者聯盟》合作時,多半是在空無一人的綠幕下互動;這次擔任配音員的角色,化身兄弟的兩人,據說在錄音室裡有非常多的即興演出,也讓配音有了許多本來沒有設定的生動感。究竟兩人在這次的配音擦出什麼火花? 還請大家進電影院一探究竟囉! 

 

 

 

彩蛋三:LGBTQ 人物出現在皮克斯動畫

《1/2的魔法》中的半人馬路警是皮克斯動畫中出現的第一個 LGBTQ 人物。編導 Dan Scanlon 在受訪時表示,希望將動畫裡的世界打造的更貼近真實世界,因此加入了這樣的角色設定。

    Dramacchia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